| EN

Article 文章總覽

群像
陳政道:與林為伍,思考藝術,駐山研究的「森人」
熱愛登山的他,同時是一名創作者與電腦工程師,長年對自然與藝術充滿好奇,從疑惑到追尋,如此尋返往復――他是陳政道,與林為伍,遂成「森人」。
發布日期2021.08.11
森人策展藝術季
駐地
故鄉若異鄉、返鄉即駐地,你媽知道你在這裡鬼混嗎?
無論是駐地還是駐村,關乎著目光的交換與經驗的交流,最後又回到自我的重新認識以及自我認同;至此,關於「駐地」的想像,還有什麼可能?
發布日期2021.08.05
藝術實踐藝術節走路草農/藝團
駐地
被圈養的澳門藝文,那些看見與不需被看見的慾望
高額的藝術贊助資金,催生了很多在澳門過去沒有的事物――藝術職業化,職業化讓創作者更加離不開被圈養的狀態。而這些制度是把雙刃劍,如果被利用就成萬惡的根源,但公平的規則、良好的機制才能鼓勵藝文的成長。
發布日期2021.07.28
澳門藝文產業藝文補助
觀察報告
不合時宜的文化時間:初探細野晴臣與Mong Tong的創作策略
細野晴臣超越語言與樂種間的限制,脫離搖滾音樂的枷鎖,像是一艘航行於世界各地的郵輪。而Mong Tong《秘神》、國國與張洪泰《龍港》,這兩艘船不在原地打轉、不駛向美洲或歐陸,可能比較接近想像的東方,或是更深的無意識。
發布日期2021.07.22
Mong Tong細野晴臣聲響實驗音樂
觀察報告
在不自由的狀態裡,維持自由的意識:給移工的人權導覽提案
這次給在臺移工的人權地景導覽提案,只是一個很小的嘗試,正義之路,如海一般,即便深陷空洞,也必須把握每一個在空洞中覺醒的可能。
發布日期2021.07.20
Trans/Voices Project人權移工
觀察報告
疫情下,我們用詩歌與移工對話
移工詩歌工作坊是一個新的嘗試,也是與移工共同創作及對話的契機,只要疫情未歇、不平等仍在,我們依然會支持並關注移工,如何運用不同的發聲媒介,對臺灣社會提出叩問。
發布日期2021.07.16
Trans/Voices Project移工移民工文學獎
觀察報告
疫情下的移工身體敘事與對話現場
透過「疫情內/外的身體敘事」中所展演的,是自己身體曾經移動的路徑,甚至是高強度勞動後的痕跡,以及尋求解放的慾望。島上超過70萬落地的異鄉人,他們的身體會告訴我們什麼故事呢?
發布日期2021.07.13
Trans/Poices Project移工舞蹈身體
群像
伍綺琪:跨界,最重要是以藝術達成你想成就的世界
活在香港這個充滿批判的社會,表演者很多時都會陷入自我懷疑的漩渦之中。Kiki也曾經懷疑表演藝術的意義,找不到自己要表演的原因。在「一人一故事劇場」的探索歷程裡,她慢慢找出了自己的答案。
發布日期2021.07.07
一人一故事劇場共融表演
駐地
全球南方的兩組事故
相對於日常,「凡是打斷正常工作或狀態的」稱為事故,但對於全球南方而言,事故的數量已經太多,多到常常不再被以「事故」而是「故事」、不再被以「異常」而是「正常」指認。
發布日期2021.07.01
南方拉丁美洲東南亞獨立出版
駐地
在遊戲中成長,從桌遊產業觀察德國文化發展
桌遊對德國人來說就是成長的一部分,它不僅只是娛樂工具,是融入生活中的必需品,他們可能自小就從遊戲中初探社會可能的樣貌。而每一款桌遊都有可能是一個社會事件的縮影、也同時是可以玩的藝術品。
發布日期2021.06.23
文化創新社會創新遊戲
駐地
巴西藝文機構觀察:藝術迪士尼、貧民與逃亡者的博物館、完美的里民中心
透過訪查巴西的藝文機構,可以發現每一處轉角的新與舊,彷彿都可以從中看到交織著種族、歷史與政治的軸線,如何緊密地拉起當地難以跨越的社會結構。生活如是,藝術亦如是。
發布日期2021.06.16
InhotimMuquifuSESC Pompéia藝術機構
群像
楊燁:像我這樣一個非正式的文史工作者
六年前搬到陽明山上的三合院,除了喜愛大自然,也因為那裡有更多的空間可以擺畫桌、放文獻。這是楊燁一生的志業:不屈不撓挖掘北投的歷史文物,研究此地的風土民情,讓他這個土生土長的北投人,每一天都過得非常踏實。
發布日期2021.06.09
北投燒文史工作文物
觀察報告
我們能以「Re」的姿勢召喚什麼?談「Re: Play操/演現場」的重現策略與複聲現場
「Re: Play操/演現場」提供給我們的是一道班雅明式的課題:倘若「現場」就是歷史書寫的戰場,那麼每一個無法與自身休戚相關的過去,就有永遠消失的危險。
發布日期2021.06.04
Re: Play現場藝術策展實踐
觀察報告
藝術社群與COVID-19的疫之舞
COVID-19給所有人丟下了巨大的難題。對於大量仰賴實體經驗的生物藝術領域,更是影響巨大。觀看過去這一年中領域內相關的大型藝術節、小型展覽、社群活動,不禁要驚豔於因為「病毒」這一個生物存在激發的各種嶄新人類經驗。
發布日期2021.06.02
COVID-19生物藝術藝術社群
駐地
沖繩動物園:島民的自傲與自卑
初來到沖繩,我某天晚上便被飛過頭頂的琉球狐蝠感動到幾乎落淚。對沖繩人來說琉球狐蝠就是日常,是生活的一部份,就像和平廣場的鴿子或是東京上野公園的烏鴉一樣沒什麼特別的。
發布日期2021.05.26
動物園環境教育生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