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

Article 文章總覽

觀察報告
博物館再現戰爭文物的難題――蘊藏複雜人性的戰場紀念品
博物館作為歷史的守護者及詮釋者,講述戰爭故事一直不是件容易的事。在自我質疑的基礎上,期望讓觀眾在認識歷史之外,更能反思與批判戰爭文物所牽涉的不同族群立場與道德處境。
發布日期2021.09.22
博物館戰場紀念品歷史記憶
駐地
文化研究中的另類進擊:在美食沙漠英國依循臺灣飲食作家的蹤跡
穿街走巷的過程中,我有幸遇到了當地居民或者同是遊客身分的朋友,我們藉由飲食討論國族認同的問題,從日常柴米油鹽談到移民與觀光文化。
發布日期2021.09.15
文化研究身分認同飲食文化
觀察報告
穿梭於內部與外部的影子:德奧舞蹈構作(Dance Dramaturgy)觀察、想像與實踐中
隨著不同合作關係而產出各種實踐可能的當代,構作仍是一個形塑中的角色。尤其相較無文本根據的舞蹈構作,又有哪些實踐的可能與討論?
發布日期2021.09.09
戲劇構作舞蹈
駐地
由藝文帶動的釜山都市再生:F1963、GGTI、咖啡廳與釜山雙年展
近年來,韓國各地方政府推動「都市再生」工程,旨在為人口外流、老化的沉寂城市注入新活力,而過去曾為工廠的空間也意外成為適合藝文空間的進駐場所。
發布日期2021.09.01
藝術進駐都市再生釜山
觀察報告
藝文機構與觀眾的關係重塑――以群眾募資為方法
近年,藝文領域的機構或活動,紛紛開啟以群眾募資的方式凝聚共識並邀集來自公眾的支持。本文梳理近年的國內外的幾場群募計畫,透過案例參照,探討群募計畫的意義及其所衍伸的討論。
發布日期2021.08.25
群眾募資藝文機構藝文生態觀眾
駐地
社運開始在佔領之後,柏林的公社故事
佔屋文化在德國佔有一定的份量,1990年代交接之際,也是佔屋文化的轉捩點。而我想像中的佔屋運動,是自由奔放並不受限於資本主義體制,但實際接觸後發現,令我熱血奔騰的自由是有一定的代價。
發布日期2021.08.18
ExRotaprint佔屋行動公社社會運動
群像
陳政道:與林為伍,思考藝術,駐山研究的「森人」
熱愛登山的他,同時是一名創作者與電腦工程師,長年對自然與藝術充滿好奇,從疑惑到追尋,如此尋返往復――他是陳政道,與林為伍,遂成「森人」。
發布日期2021.08.11
森人策展藝術季
駐地
故鄉若異鄉、返鄉即駐地,你媽知道你在這裡鬼混嗎?
無論是駐地還是駐村,關乎著目光的交換與經驗的交流,最後又回到自我的重新認識以及自我認同;至此,關於「駐地」的想像,還有什麼可能?
發布日期2021.08.05
藝術實踐藝術節走路草農/藝團
駐地
被圈養的澳門藝文,那些看見與不需被看見的慾望
高額的藝術贊助資金,催生了很多在澳門過去沒有的事物――藝術職業化,職業化讓創作者更加離不開被圈養的狀態。而這些制度是把雙刃劍,如果被利用就成萬惡的根源,但公平的規則、良好的機制才能鼓勵藝文的成長。
發布日期2021.07.28
澳門藝文產業藝文補助
觀察報告
不合時宜的文化時間:初探細野晴臣與Mong Tong的創作策略
細野晴臣超越語言與樂種間的限制,脫離搖滾音樂的枷鎖,像是一艘航行於世界各地的郵輪。而Mong Tong《秘神》、國國與張洪泰《龍港》,這兩艘船不在原地打轉、不駛向美洲或歐陸,可能比較接近想像的東方,或是更深的無意識。
發布日期2021.07.22
Mong Tong細野晴臣聲響實驗音樂
觀察報告
在不自由的狀態裡,維持自由的意識:給移工的人權導覽提案
這次給在臺移工的人權地景導覽提案,只是一個很小的嘗試,正義之路,如海一般,即便深陷空洞,也必須把握每一個在空洞中覺醒的可能。
發布日期2021.07.20
Trans/Voices Project人權移工
觀察報告
疫情下,我們用詩歌與移工對話
移工詩歌工作坊是一個新的嘗試,也是與移工共同創作及對話的契機,只要疫情未歇、不平等仍在,我們依然會支持並關注移工,如何運用不同的發聲媒介,對臺灣社會提出叩問。
發布日期2021.07.16
Trans/Voices Project移工移民工文學獎
觀察報告
疫情下的移工身體敘事與對話現場
透過「疫情內/外的身體敘事」中所展演的,是自己身體曾經移動的路徑,甚至是高強度勞動後的痕跡,以及尋求解放的慾望。島上超過70萬落地的異鄉人,他們的身體會告訴我們什麼故事呢?
發布日期2021.07.13
Trans/Poices Project移工舞蹈身體
群像
伍綺琪:跨界,最重要是以藝術達成你想成就的世界
活在香港這個充滿批判的社會,表演者很多時都會陷入自我懷疑的漩渦之中。Kiki也曾經懷疑表演藝術的意義,找不到自己要表演的原因。在「一人一故事劇場」的探索歷程裡,她慢慢找出了自己的答案。
發布日期2021.07.07
一人一故事劇場共融表演
駐地
全球南方的兩組事故
相對於日常,「凡是打斷正常工作或狀態的」稱為事故,但對於全球南方而言,事故的數量已經太多,多到常常不再被以「事故」而是「故事」、不再被以「異常」而是「正常」指認。
發布日期2021.07.01
南方拉丁美洲東南亞獨立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