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sponsive image
豆瓣頁面上的「安那其字幕公社」網站。圖/作者提供
【短記】熊仔俠側寫

成立「安那其字幕公社」的熊仔俠(本名譚嘉灝),是長年關注另類電影文化、相關字幕資源,與追蹤少見冷門影視資源及其字幕訊息的影音流通愛好者不會錯過的名字。熊仔俠自大學一年級起,即投入翻譯與分享字幕的活動中,至今已超過十年,翻譯超過160部電影。他在翻譯與分享字幕的社群活動中,受到其他成員無私的分享精神的影響,加上個人長期以來的興趣,因此於2012年成立安那其字幕公社,提供另類、冷門、少見的影像相關資訊,並且翻譯字幕,提供相關資源。安那其一詞源自「無政府」(Anarchy)的音譯。不同於影視字幕組高度密集工作、科層組織管理、講究速度與效率的做法,安那其字幕公社反其道而行,採取鬆散、分享為主的運作方式,並且更著重字幕相關資訊分享、定期的相關企畫、以及VHS資源小區。2015年安那其字幕公社暫停運作,1 熊仔俠轉型至影像實踐。

反正典的字幕流通

熊仔俠在另類影視電影文化的文本中來回穿梭,不斷翻譯少見且冷門的影視文本。他認為東歐、俄國、日本另類或東南亞國家等的影像擁有少見的內容與風格,這些較無主流商業價值的影像,少有中文翻譯與流通管道。在資訊不對稱的環境下,熊仔俠不跟隨人云亦云的電影推薦、或是教科書的照本宣科,而去追求不同於正典系譜下的影像,他認為這些影像頗具藝術價值,也值得翻譯流通,這同時也是安那其字幕公社成立的主旨。熊仔俠以水族箱做為比喻,表達他對電影的想法:「我充其量就是放了一些色彩不大一樣的魚類進去。觀看者感興趣與否,全憑觀者自行決定。」2

從字幕到影像實踐

在投入翻譯字幕這麼長的時間裡,熊仔俠後來發現,無論再怎麼翻譯,影像作品都不是自己的;再者,影迷本身關注的仍是影視作品本身,鮮少會關注譯者的所思所想。熊仔俠對於字幕翻譯的想法仍處灰色地帶,前途未卜。3 他認為要通達電影還是得要有自己的作品,並且也算是重要的階段。至今熊仔俠已完成多部作品——《荒野求生》系列、《珠三角都市傳說 VOL.1》、《斯地潛行:基圍篇》、《拐人》、《拐人2:公有領域》,後兩部較具實驗風格,《拐人2》還入圍了2018年的南方影展。就目前完成這幾部作品的經驗,讓他覺得「字幕翻譯匯流到自己的影像創作之中了。翻譯的字幕成了自己的影像作品中一個不可或缺的部分。」4 透過直接地和影像溝通,或許正是他目前的影像實踐方式。

 

注釋:

1、熊仔俠表示,安那其字幕公社並未解散,只是目前停止翻譯。或是就安那其主義的宗旨,並沒有解散與否的問題。

2、在其所翻譯的冷門電影字幕中,熊仔俠特別提到中國電影學術界幾乎不曾重視的日本導演足立正生。他翻譯了足立正生的三部作品:《性遊戲》、《性地帶》和《銀河系》,他也同時指出,足立正生的《連續殺人魔》中的「風景論」影響了他的電影創作。

3、這裡的前途未卜牽涉許多層面,例如字幕組的法律問題、或是自我審查、牟利、以及商業力量的收編等議題。

4、熊仔俠的作品對白語言是粵語,所以必須翻成中文。而在《拐人2》裡,字幕是不可或缺的元素,因為字幕成了訴說、注釋地景的一部分。

 


林玉鵬

媒體研究者,致力挖掘正式與非正式的罕見影音流通與傳播方式。

標籤: | | | | |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