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
群像

專訪徐聖凱:數據與面相轉譯的自我

「數位孿生自造計畫」中以數據資料模擬出的場景。圖/徐聖凱提供
Info 相關資訊
發布日期2022.08.18
訪談、撰文 沈柏逸策畫編輯 秦雅君
CREATORS 2022CREATORS訪談集數位孿生
2022年的「CREATORS創作/研發支持計畫」,由秦雅君擔任客座策畫編輯,邀請本屆四位「年度觀察員」一同以Q&A的形式完成「CREATORS訪談集」系列文章,期望在探詢那些正處於現在進行式的思索、想像與行動時,也讓團隊成員的表達獲得直接的呈現。

 

打開Google頁面,點擊「Google帳戶–資料和隱私權–廣告設定」,就可以看到Google認定的你長得怎樣。我們在網路上無意識瀏覽的數位痕跡,一再被演算法擷取,並轉化成可供廣告投放公司參考的商業檔案。徐聖凱在C-LAB網站上的自我介紹第二段,不以敘述句子呈現,而是幽默地以「關鍵字」並列系統判定的「數位徐聖凱」。1

我們的「自我」如今脫離不了數據,網路儘管方便,但卻潛藏監控與隱私危機,大多人在網上的一舉一動相當透明,習慣跟喜好也受到大數據監控,不斷循環推送與形塑「自我」樣貌。如今這套方法成為行銷運作的常態,我們到底該如何對此有所自覺?網路上數位足跡建構的自我與傳統面相學的外貌又有怎麽樣的關係?我們又該如何跳脫演算法塑造的藩籬?

Google的個人資料和隱私權設定,讓廣告商能精準依據用戶喜好投放廣告內容。圖/沈柏逸提供

網路上數位足跡建構的自我與傳統面相學又有怎麽樣的關係?

你提供給C-LAB的自我介紹中,有段是來自於Google搜集你的資料後的分析結果(比如當中提到你喜歡狗)。我好奇你覺得今天我們會喜歡某件事,到底是我們真心喜歡?還是被數據反向建構的結果?

我覺得有些喜好是「我本來就是這樣」,我知道我喜歡什麽東西,那我看到的就跟我喜好的一樣。但也有些是「不相關」的,可能就是被演算法邏輯導出來的結果,那某程度就是被演算法邏輯反向建構的,也有可能是我們在「下意識」或「不小心」的點擊行為下所造成的。

如果放到網路上來看,很多資料確實是被廣告或我們所處的環境跟社群影響。我們看到的東西就是社群裡營造的喜好趨勢,多少也會影響自己,而這些資料又再造成更多推播,然後產生循環。我們喜好的起始點可能也是某些群體刻意操作的產物,比如聖誕節之類衍生的消費活動。在廣告演算法的時代,會更常發生我們被反向建構的循環。依據使用者的搜尋紀錄,推播你可能需要看見的資料,而你很難跳脫的循環狀態。

我們可能都活在演算法推送的關鍵字循環中,你怎麼看待網路中過濾泡泡(filter bubble)的回聲圈與同溫層問題?你對我們能否跳脫泡泡感到樂觀嗎?

在目前主流的大平台下,我個人是蠻悲觀的。在我大量使用社群媒體之前,也有意識到這個狀況。在荷蘭念書時,我覺得學院也是個泡泡的氛圍,然後我的想法跟個性都是在泡泡內形塑而成,那還不是網路普及所造成的泡泡,因為現在網路社群造成了更多同溫層的感覺。那時我也想試著跳脫,但現在感覺更困難,現在我們使用網路更頻繁,更難跳脫。

但我覺得還是有三種方式可以跳脫泡泡。一個是「我們的自主意識」,比如我們在網路上瀏覽時,可以建構既有泡泡以外的使用者檔案,這樣就可以看到同溫層裡看到不到的東西。

伊萊.帕理澤(Eli PARISER)的著作《搜尋引擎沒告訴你的事》(The Filter Bubble: What the Internet Is Hiding from You)。圖/沈柏逸提供

另一個就是從Google之類的大平台著手,因為會造成泡泡的原因,來自於它們的演算法,它們丟你喜歡的東西,讓你一直使用它們的服務。當然,也會有不是依循大平台方式營運的「新平台」,也可能造成不一樣的流動,但目前大公司還是占有大部分的數據資源,應該說使用者就是它們的資源,現在新出來的平台很難跟它們競爭,甚至可能被大公司併購,所以我還蠻悲觀的。

最後,政府的力量也是有影響力的,通過法規是可行的。美國或歐盟政府都有針對大型線上平台提出對應的法規,避免基於平台演算法造成的同溫層現象。當然政府與這些平台之間的權利平衡也是個艱難的議題,像中國就有非常大的力道隔絕其他平台或是監管平台,如此大的力量阻止了小泡泡的產生卻產生了另一個超大泡泡。

你的「數位孿生自造計畫」把數據跟外表連結在一起,但我覺得數據更加不可見,它沒有人性,更多是提供數據給機器分析關聯。但你現在的計畫,比較是把數據賦予面容地「擬人化」,所以我很好奇你怎麼看待數據如何「可視化」的問題?

從個資來看,在雲端的資料是我們習慣的數據形態,是語言與視覺的紀錄,但因為平台需要運算,所以就把這些資料拆解成可以使用的語言,然後我再把平台使用的語言可視化,並以面相學的角度切入。

「數位孿生自造計畫」中以數據資料模擬的人像。圖/徐聖凱提供

面相學還是蠻開放的,很多地方非常模糊,我比較是將資料的可視化當成「載體」,讓大家更意識到數據監控的問題,之後我可能想用這樣的形式去講不一樣的東西。我現在對於資料變成人的外觀,然後該外觀跟我們自己的外觀是否相似,已經不再那麼關注,我更關注的是這些資料中包含了哪些訊息,而這些訊息如何從我們習慣的語言跟視覺,將資料轉化成一個「程式」,也是我認為有趣的事。很多人在研究「資料轉譯」的過程,但他們的研究都有不同目的。對大平台來說,其目的是盡可能將資料轉化成能跟使用者的形貌精準對應。早期我們的數位資料還較為粗糙,但現在的資料越來越精緻,分門別類也越來越細。我發現當資料在不同型態的轉化後就更容易「流通」。我開始做這個計畫時才發現,透過程式可以有更多元的轉換;有了轉換,我們才可以把資料變成不一樣的事物,這過程像是一種循環。

「數位孿生自造計畫」中所轉化的個人隱私資料,跟市面上「商業模式轉化」的差異是什麼?

我認為差異在於「目的性」。如果說我的照片在商業的轉化是臉部特徵;但是人的外貌在個人創作中就不太一樣,比如早期的繪畫也是轉換外貌,個人的創作比較是為了美感,然而平台轉化的目的很明顯,就是去抓「使用者輪廓」,目的是更了解它的客群,然後販售東西。我在轉化資料時,比較是讓大家意識到這些問題的存在。

你也是在做「使用者輪廓」,但商業上的「使用者輪廓」是透過數據或語意分析使用者的習慣;但你的計畫中「使用者輪廓」又連結面相學,這樣的輪廓是很「皮相的輪廓」,你怎麼看待這樣的差異?

我想讓人意識到我們在網路上的輪廓其實非常清晰。因為我把程式跟數據印出來給他們看,他們可能會沒有感覺,沒有辦法很快速地感受到,但當用我們平常習慣的外觀呈現時,人們比較會有感。像是當我們在使用數位服務時,有個人一直在看著我們、模仿及學習我們的行為一般。一個人形的外觀不只是外觀,這樣的外觀在我們習慣的視覺語言裡面有著很多的符號,我想用這些外觀後面的符號作為溝通的方式,而面相學就是在討論這些外觀背後的語言。

我一開始把面相學當科學研究,後來發現它其實沒那麼科學。我現在看面相相關書籍時,比較是當成文化現象研究。這些書會很明確地講,怎樣的外觀會有怎樣的個性,但我看的時候是用不同角度去看,分別是「那個人的狀態」、「我們看他的狀態」跟「社會看他的狀態」。這之間有趣的地方在於,一開始有人對這樣的外觀有某種論斷,其他人覺得好像合理,久了大家都認為就是如此,即便事實並不真的是如此。這也跟我們一開始說的數據循環有關,比如面相裡提到「三白眼」的人脾氣暴躁兇殘,實際上有這樣的外觀的人不一定如此,但在一些漫畫、影集裡的壞人卻有這樣的外觀,這就是社會大眾文化循環的形象塑造。

我們也可以從面相學一開始的動機看出來,面相學的建立最早期的動機是為了要選人才。中國早期的封建制度,一方面是要選誰來當你的下屬,另一方面是選皇帝的繼承人。面相學就是從這樣的角度出發的學問,他們也在建構出怎樣是好的,怎樣是不好的面相。

目前「虛實整合」似乎是未來的趨勢,假設虛實整合後,是不是大系統也會把不好的東西預先排除,比如我們現在滑Facebook只會出現「臉」,不會出現「屁眼」。現在的元宇宙似乎有種科技烏托邦傾向,當回到現實時,你怎麼看那些被預先排除的東西,或是不好的面相?

現在的Facebook就一直在排除這些東西,虛實整合之後跟現在不會有多大差別,只是再強化泡泡排除的機制,甚至更強化監控。而且為什麼Facebook那麼想推元宇宙,就是希望大家沉浸在裡面,而它們想推的虛實整合也可能會加深偏見。另外,在虛實整合後它們蒐集到的數據就會更多,不只是滑鼠點擊,包括你的眼睛怎麼移動都被計算。我覺得虛實整合是趨勢沒錯,但大概也會排除更多東西,所以要看是由「誰」建構的「環境」,假如還是Facebook的元宇宙,只會更加深泡泡的隔閡。

「數位孿生自造計畫」規劃中的線上展演空間。圖/徐聖凱提供

在當代藝術裡對科技的討論,主要有兩種操作方式去對抗西方科技的主宰:一種是回返前現代的神話、傳說或薩滿;另一種是解構既有的科技模式,讓大家看到科技潛藏的問題,不知道你怎樣看這樣的模式?

生活在今天,我們已經回不去沒有網路的生活,我們得面對科技的問題,比方說如何脫離泡泡的問題?斷網是個選擇,但現在很多人沒辦法斷網,網路已經成為必需品。網路有很多美好想像,但是有其他潛藏的問題是要讓人意識到的。我在計畫中想讓人意識到在科技進步的環境中,會有什麼樣的問題,例如現在去中心化的說法中有很多潛在的問題是需要思考的。

科技業的大老闆們講得都是美好願景,但是在這些願景中,後面都有企圖。像是雖然Google很方便,但還是有他們的企圖在後面,然後我們必須意識自己看到的結果,可能不是這麼理所當然。撇除他們的動機不看,Google真的是很方便,但還是要察覺這些資源後面的商業動機。

其實今天在開發一個新平台產品時,初期通常不會有商業行為,因為會造成使用者的反感,當使用者察覺到是廣告很快就會跳開。這些產品初期可能很美好,像Facebook讓使用者認識很多人,最初也不會有很多廣告,當大家習慣之後,再慢慢加入商業元素。我覺得這過程跟毒品很像,都是讓人上癮,我之後蠻想處理如何透過視覺或語言,讓人注意力上癮的問題。

Info 相關資訊
發布日期2022.08.18
訪談、撰文 沈柏逸策畫編輯 秦雅君
CREATORS 2022CREATORS訪談集數位孿生
Footnote 註釋
01
徐聖凱被數據運算出來的資訊如下:男性,介於25到34歲之間,無子女,說中文與另一種語言,工作於科技業,關注綠色生活和環境議題及女性議題、社交網路議題,對內容管理、分散式和雲端運算、企業與生產力軟體、多媒體軟體感興趣,休閒活動以戶外活動及水上活動為主,嗜好多元,包括角色扮演遊戲、舞曲與電子音樂、居家泳池、三溫暖和Spa,喜歡的寵物為狗。(以上介紹根據Google網路服務的使用者定義)
Reference 參考資料
01
2022年徐聖凱的「CREATORS創作/研發支持計畫」主題「數位孿生自造計畫」
Author 作者
沈柏逸喜歡不可見、偶然、弔詭、矛盾、不合時宜的事物勝過理所當然。目前就讀於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學系博士班,文章散見於《典藏ARTouch》、《臺灣數位藝術》、《藝術觀點 ACT》、《Critical Asia Archives》與《報導者》,現經營平台《Mi M1 MeW MəW》。
More 相關文章
群像
與人類學家共享一場潮濕的情感結構:專訪謝一誼
謝一誼是如何從人類學走向「潮濕美學」?身處於海島國家的人又是如何記憶潮濕並和環境共存,以藝術行動打開公眾的討論與想像,了解盆地與濕地如何產生、涉及哪些歷史,以及治理河道的歷程與結果。
發布日期2022.08.24
CREATORS 2022CREATORS訪談集人類學潮濕美學
群像
選物店:專訪囝仔人
作者以囝仔人計畫發想時成員提出的物件,邀請成員各選一個與自己相關的物件作為起點,輪流分享各自對於物件的想法,作為這場奇幻訪談之旅的指南。
發布日期2022.08.23
CREATORS 2022CREATORS訪談集物件劇場表演藝術
群像
生態系的碰撞:合作計畫之生存指南――專訪鄭文琦和吳其育
「南方宇宙生存指南」計畫由四個象限不同的參與者組成,而具備不同養成背景與研究方向的成員在計畫合作過程中所產生的碰撞,似乎也呼應了「南方宇宙」內在的異質性。
發布日期2022.08.22
CREATORS 2022CREATORS訪談集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