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
Wave 短波 更多
Article 最新文章 更多
群像
楊燁:像我這樣一個非正式的文史工作者
六年前搬到陽明山上的三合院,除了喜愛大自然,也因為那裡有更多的空間可以擺畫桌、放文獻。這是楊燁一生的志業:不屈不撓挖掘北投的歷史文物,研究此地的風土民情,讓他這個土生土長的北投人,每一天都過得非常踏實。
發布日期2021.06.09
北投燒文史工作文物
觀察報告
我們能以「Re」的姿勢召喚什麼?談「Re: Play操/演現場」的重現策略與複聲現場
「Re: Play操/演現場」提供給我們的是一道班雅明式的課題:倘若「現場」就是歷史書寫的戰場,那麼每一個無法與自身休戚相關的過去,就有永遠消失的危險。
發布日期2021.06.04
Re: Play現場藝術策展實踐
觀察報告
藝術社群與COVID-19的疫之舞
COVID-19給所有人丟下了巨大的難題。對於大量仰賴實體經驗的生物藝術領域,更是影響巨大。觀看過去這一年中領域內相關的大型藝術節、小型展覽、社群活動,不禁要驚豔於因為「病毒」這一個生物存在激發的各種嶄新人類經驗。
發布日期2021.06.02
COVID-19生物藝術藝術社群
駐地
沖繩動物園:島民的自傲與自卑
初來到沖繩,我某天晚上便被飛過頭頂的琉球狐蝠感動到幾乎落淚。對沖繩人來說琉球狐蝠就是日常,是生活的一部份,就像和平廣場的鴿子或是東京上野公園的烏鴉一樣沒什麼特別的。
發布日期2021.05.26
動物園環境教育生態
觀察報告
無首、裂口與消失的臉
如果說一張特別的臉是一種可被辨識的資訊,獨立並明顯區別於他者,乃至承擔著文化、歷史和社會的某種責任和象徵,那麼與之相反,被抹除掉的臉或許在本質上意味著一種群體其力量的凝聚。
發布日期2021.05.21
主體性無頭肖像聖像
駐地
一趟公路旅行:喀爾巴阡山的東斯拉夫民族「盧森尼亞」
在這趟公路旅行中,我們得以稍稍窺見喀爾巴阡山的東斯拉夫民族「盧森尼亞」的面貌。關於這一度幾乎被消失的民族,長久以來所歷經關於生存與身分認同的困境。
發布日期2021.05.18
Andy WARHOL盧森尼亞身分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