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sponsive image
龍柏與肯氏南洋杉
C-LAB 植物絮語

走在路上總會跟不同的植物們擦身而過,有時候在都市裡遇見一棵很大、很老的樹時,就會十分好奇,這些不會走路、也不會游泳的植物們,如果不是本來就生長在這裡,是如何,又是為什麼會來到這座島上呢?

有一次經過 C-LAB,臨仁愛路這側,有一排看來頗具歷史的「肯氏南洋杉」,通過大門走過崗哨,迎面而來的是空軍軍徽及一列列整齊的「龍柏」,這一幕讓我不禁嘴角上揚,因為在這安靜的園區裡,我好像聽見了這兩種植物正各自說著不同的故事。C-LAB 這塊基地在 1949 年變為空軍總司令部之前,是日治時期於 1939 年成立的「臺灣總督府工業研究所」,於當時為「大安十二甲」這片離市中心有點距離,但有鐵路經過的「農地」(不要懷疑這裡以前可是蛋白區喔)。

臺灣是日本人第一次擁有的熱帶土地,在植物學家眼裡根本就是個樂園,於是熱情引爆般引進了各種熱帶植物,來滿足各式需求及景觀想像,在 C-LAB 裡的「肯氏南洋杉」就是其中一種,原產於澳洲,於 1905 年,由植物學者田代安定引入後推廣種植,因為南洋杉的上端枝幹可抗強風,不易被吹折,又可以抗鹽霧,非常適應臺灣氣候,也是少數在熱帶地區可以存活的裸子植物,所以就在各地廣為種植。另外,這個時期引進的熱帶植物,最典型的就是各種「棕櫚」了,例如「大王椰子」或「亞歷山大椰子」等,如今在臺大校園,或各地歷史悠久的公共建築旁,都還可見日本人治臺留下的植物痕跡。

龍柏

權威象徵的龍柏

臺灣總督府工業研究所在 1940 年完成貳號館 1 棟後,因為二次世界大戰戰情吃緊,使得後續計畫的廳舍無法完成興建,直到 1949 年國民政府來臺,將此地用作空軍總司令部,開始興建其他廳舍,慢慢變成現在的樣貌。現在正對仁愛路大門,兩側整齊列植的「龍柏」,是國民政府來臺後才開始在政府機關及學校等地大量種植,原因很簡單,因為「龍」是中國人的權威象徵,在當時移民來臺的六百萬軍民一心一意要反攻大陸重返權位,龍柏就理所當然成為最廣為種植的樹種,像是中正紀念堂、陽明山中山樓、故宮博物院等中式建築旁,更少不了這樣成列的龍柏景觀,可以說是戒嚴時期最具象徵的植物。

鳳凰木

園區內還有一棵「鳳凰木」,從樹上的痕跡可以觀察到一定是經歷了很多與蟲害搏鬥的戰役,鳳凰木擁有熱帶植物特殊的板根結構,由此可知也是於日治時期引進臺灣,初期只在南部種植,尤其是臺南還因此有了「鳳凰城」的封號;不過其實在清朝時期,臺南四周可是被火紅的原生植物「刺桐」包圍著,那時候臺南的稱號可是「刺桐城」,而先民還沒有文字曆法的時候,都是依照刺桐開花做為一整年農事的開始。C-LAB 還有一棵很大的「香椿」,香椿獨特的香氣可入菜,1950 年代因應百萬來臺軍民食用的需求而大量種植,也從各地的眷村開始漸漸在全臺灣散佈開來,在一些還沒改建的眷村,都不難見到家家戶戶栽植的香椿。

白玉蘭

C-LAB 園區內有豐富多元的植物群像,如樹皮軟軟的「大葉桉」、很會開花的「白玉蘭」、宿舍區的各種果樹……還可以看到「榕樹」進行絞殺的實境;這些不會說話的植物因為背負著各種使命而被引進種植,除了生態密碼之外,更是喃喃悄悄地說著不同的故事。

榕樹絞殺大葉桉

標籤: | | |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