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sponsive image
陳懷萱將自己的戲劇與人類學訓練轉化為社會實踐,應用於日常生活之中。圖/王世邦攝影
陳懷萱:用劇場深化社會實踐的人類學家

具有戲劇與人類學背景的陳懷萱,長年於學術圈耕耘,卻未從事單純的學術工作,而是不斷嘗試將所學轉化為社會實踐,致力推廣人類學的應用可能性。

回到小劇場興盛的1990年代,陳懷萱正在臺灣大學戲劇研究所就讀,自身也於劇場擔任製作人。令她好奇的是,舞臺上大放異彩的多是非戲劇科系人士,這些人的養分從哪裡來呢?於是她在大學的戲劇社團進行田野調查,試圖梳理劇場於時代下的轉變與定位,卻在研究過程中越發感到困惑與焦慮,不斷探問:在臺灣做劇場,觀眾在哪裡?她體驗到彼時的小劇場有點像是人們抓住機會自我表現的舞臺,與其說是跟社會對話,更傾向於跟自己講話,少有人真正去思考「觀眾」這件事情。

帶著這項問題意識去到國外,陳懷萱陰錯陽差進入哥倫比亞大學社會文化人類學研究所,在那裡受到啟蒙,從此與人類學結下不解之緣。一直以來,她的研究面向都和戲劇相關,且並非單純關注舞臺藝術或文本分析,而是在意展演與社會的關聯。人類學的視角讓她對於符號、象徵、儀式更為敏感,幫助她從中找到能與自己對話的東西,影響其日後的思考與社會實踐方式。

碩班時期,她的研究課題是阿美族豐年祭,探討展演儀式的意涵,以及這項文化在臺灣本土化運動、原住民身分認同、宗教與觀光產業的交錯影響下,產生了什麼樣的變動。後來,她在威斯康辛大學的麥迪遜校區取得博士學位,研究課題轉為探討中國西南的觀光化舞臺,以張藝謀等人共同執導的大型實境演出《印象‧麗江》為例,這個演出表面上是一個能夠展現民族主體性的劇場,但其實也具有明顯的市場力量介入,在文化和商業之間有意識地達成協商。此時的旅遊城市就像是某種劇場空間,舞臺上的規劃必須回歸到個人的文化脈絡思考,而展演要透過什麼行為模式為地方賦予意義,正是她最關注的面向。

日常生活裡的跨領域人類學實踐

回到臺灣後,陳懷萱在中研院進行博士後研究,從事人才培育的相關規劃,卻逐漸為志業的核心關懷產生疑慮,「人類學明明是一種可以被運用在各行各業的視野,為什麼只有學界可以走?」因而她開始針對自己所受的跨領域人類學訓練進行思索,嘗試走出不一樣的路徑。從2014年開始,她與另一位人類學博士宋世祥合作,定期舉辦講座與書寫計畫,並且共同創辦臉書社群「百工裡的人類學家」(以下簡稱「百工」)。

陳懷萱帶領的工作坊,特別重視田野訪調、資訊與制度的分析、自身體驗三個面向。圖/許斌攝影

百工的目標是將人類學的精神大眾化,推廣日常生活與人類學的連結,主要找來的講者包括兩個面向:受過人類學訓練,但沒有從事學界工作的人;以及不一定受過人類學訓練,但其實在使用相同方法進行工作的人。透過這樣的經驗分享,讓人類學更加貼近社會大眾,也增加跨界溝通的可能。

到了2016年左右,百工發現業界對於人類學的應用越來越感興趣,於是開始研發可供實務利用的工作坊。陳懷萱從自己關注的視角出發,將人類學結合劇場的遊戲性質,揉合成一種跨領域的對話模式,雖然是將戲劇作為展演媒介,但是比起成果,她更強調「在日常生活的社會,要以身為度,以身體作為觀察社會重要的工具」,設計思考是藉由田野訪調、資訊與制度的分析、自身體驗三個面向,有效地讓參與者「入戲」與「出戲」。

擴展人類學視角,從社會脈絡尋求改變

近期的工作坊以老年議題為主,設計出發點其實就是因為陳懷萱意識到自己父母的年紀也開始大了,想處理「變老」這件事情;同時她也觀察到,社會上對於老年的普遍思考,常常只停留在社會福利、健康或者醫療層次,缺乏較為文化面向的質性探討。因此,她與同樣具有人類學與戲劇背景的妹妹陳韻文合作,將「老的多元性」作為工作坊的關鍵命題。

然而,跨領域的結合自有其難度。議題討論早期所面臨的挫折經驗,讓陳懷萱發現自己須要站在第一線,與老年人有真正的認識接觸,畢竟「沒有田野的人類學家,沒有辦法說話」。於是她給自己訂下挑戰,到社區大學開設老年議題的課程,以「創造連結:老後人生補給站」為名,一方面修正課綱的多元面向,一方面也實際與混齡的族群展開對話,一邊摸索一邊嘗試。

陳懷萱(左)與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合作「戲遊銀髮:劇做老年田野方法論壇」。圖/許斌攝影

目前工作坊以戲劇角度來設計角色,但參與者卻不會拿到全部的資料,而是透過具體的討論和扮演,引導他們勾勒、釐清並填空角色生命,形塑他者在特定情境下成了回歸自身的過程。這些人物的原型可能來自報章雜誌、文學作品或電影,類型也包括了階級、居住地和生活模式的差異,針對不同的對象進行內容微調,例如臺北醫學大學的老年計畫以地域來區分老年族群,活動之中就包含了社會階層與身分議題。

此外,工作坊的目標對象並非只有老年人,而是所有跟「老」有關係的對象。打破一般人對於年老就是年齡或身體衰老的定義方式,試圖扭轉可能的負面印象、感受生命的其他樣態、思考背後的脈絡與意義。在戲劇與人類學的交會之間,工作坊並不侷限於身體上的同理認知,也談老年人的關係網絡、社會資源,以及一般人較迴避的臨終與死亡。正是在這樣的建構過程中,反應出參與者自身對於老年的觀察,也開啟更多想像與對話空間。

從整體性的角度而言,陳懷萱認為社會對於「老」的思考可能是缺乏的,尤其應該更加關注「文化」,把它變成一個大家關心的事情,而非只是聚焦在社福資源的分布。高齡化社會必須面臨的問題,同時也來自更深層的文化脈絡和家庭觀,而這背後的社會價值觀從哪裡來?思索類似的問題其實也同等重要。未來,她希望工作坊能成為培養長照人才的環節之一,這樣的學習近似於基礎工程,透過實作和參與,從文化的角度在社會福利制度內部製造轉變。

目前陳懷萱在從事的項目還包括探討因為疾病或其他因素、被社會定位為「不正常」的人的處境與背後成因;另外,延續百工的初衷,她與104職涯社群合作,積極推動人文社會領域學生的跨界對話,協助他們尋找就業方向。陳懷萱持續用創意的方式結合興趣與人類學實踐,將視角重新投射回每個人都能共同參與的互動之中,映照出更廣闊的視野。

 

標籤: | | | |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