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sponsive image
「時間另類指南」展覽。圖/呂國瑋攝
錯置時空中的記憶工程

我們可以把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的「記憶工程平台」,想像成一種對於文化基因的修復工程,連結著當代臺灣社會對於轉型正義與歷史修正的實踐。它所關注的,是集體記憶作為多重層脈的文化樣態。其具體實踐,是透過創造性的田野採集,以及資料庫技術的再開發,對於錯置與多重層脈下的文化記憶,進行多樣化的探勘。

2018年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的「Creators徵件計畫」包含了三個主題徵件,記憶工程所提出的是「厲害的殘局考」,關注於過往曾被提出,但又無以為繼的計畫、規格、系列、提案、討論與建制。這些被歷史所棄置的方案,原本都為了昭示某個計畫性的未來,但卻功敗垂成,最後成為文化工程的廢墟,集體記憶的蚊子館。我們有沒有可能透過重訪這些被閒置的歷史方案,思考另一種充滿差異時間的記憶工程?這個任務將不只為了另類地書寫過去,更是為了穿越劇般地回收未來──回收那些曾被允諾但又廢棄掉的、版本不一的未來。

與「厲害的殘局考」中差異的時間感類似,2018年9月記憶工程實驗平台策畫了「時間另類指南」展。作為C-LAB的第一檔展覽,這是一個對於舊空總基地的脈絡研究,也帶著些許跨領域企圖的計畫,混合了當代藝術的檔案學、文史調查、實驗場的工作坊,以及語言及聲響的表演。我們嘗試用不同的取徑探索場所歷史,其中有一些方式,對我來說反映了我們對於記憶工程這個概念的實踐。如展覽委請小說家駱以軍以舊空總史料為基礎創作的短篇小說《迷宮》,在歷史中夾雜了虛構與想像;而蕭伊伶企畫的影片《忠勇業餘國劇社》,除了包括主要對像李澤浩老先生的訪談與歷史影像之外,還邀請了李老先生的大弟子林秉諭在舊空總中正堂唱了一段他當年的段子。為歷史敘事注入了新的當代脈絡。另一部片《旗袍店》也有類似的手法,在紀實影像中夾雜了當代的介入,委請店家以舊時的版型與布料訂製一件旗袍,成為歷史型制的當代製作。

2019年記憶工程實驗室年度主軸,將以虛實錯置的時空為主題,關注於歷史記憶中不同版本的拼貼混合,及其如何在當代日常生活中顯現。透過文化採集與測量的手段,收集檔案的同時,以實驗性的方式處理檔案,並引領我們思考一種另類的記憶工程學。

這個想法一定程度借用了周文龍(Joseph R. Allen)在《錯置臺北城》一書所提出的概念。他把錯置(displacement)當成臺灣文化的一個關鍵字,認為:相較於純粹的消失與缺席,錯置意味著在時間上對於歷史的不完全覆蓋,往往因為局部改寫,而產生一種超現實般地並置;在空間上,錯置則關於排擠而非取代。新生成的實踐或政體,在進入文化場域之中,將擠壓其他文化,迫使從中心移至邊緣地帶,它們仍存在於我們的視聽但卻逸離了常軌,從主題轉變為可疑的背景,但並不真的消失。聚焦於「錯置」,將促使我們思考某種文化戰爭的狀態──不只是靜態的歷史檔案多層疊書寫,更包括在文化場域中邊緣與中心的動態鬥爭。作為年度主題,「錯置」不只是我們對於時空錯置的檔案進行考察,也關注如何以錯置為手段、實驗性的處理檔案,透過以實驗計畫為基礎所延伸出的共學平台、聚眾談、論壇與展覽等多樣形式,從中發展記憶工程學。

(本文原刊載於2018年11月份發行之C-LAB電子報第五期)


游崴

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研究組總監。策展人、藝評工作者,曾任《典藏.今藝術》雜誌主編,關注臺灣戰後藝術與視覺文化。2015年間曾於倫敦策畫「射殺鋼琴師:臺北噪音場景1990-1995」,2017年與在地實驗共同策畫「破身影 」,現為倫敦大學柏貝克學院人文學暨文化研究博士候選人。

標籤: | | | | | |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