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sponsive image
白景瑞1964年拍攝的早期無聲電影《臺北之晨》,鏡頭從破曉前的黑夜展開,記錄早晨裡忙碌運轉的城市景致。圖/國家電影中心提供
重訪臺北之晨──走進一齣無聲電影的音場

白景瑞導演早期的無聲電影《臺北之晨》(A Morning in Taipei),近幾年不只一次以「現場電影」的形式再生,透過電子聲響或原音樂器被重新詮釋。如2008年首度公開放映時,由導演鄭文堂與樂團「阿飛西亞」合作現場配樂;今年的臺灣紀錄片影展「臺灣切片」節目中,《臺北之晨》則與其他幾部1960年代實驗電影共同成為現場即興音樂回應的對象。這些當代詮釋承接著早期默片現場配樂的傳統,但又不僅僅是填補無聲,更是當代音聲創作者對於歷史影像的再創造。

今年,C-LAB與國家電影中心合作的《重訪臺北之晨》(Re: A Morning in Taipei)則試圖在現場電影的形式外,尋找另一種實驗音像的可能。這個全新的音像製作,緣起於C-LAB今年度的「歷史聲景再造計畫」中對於聲景、都市空間、歷史影像、實驗音樂的融合探索。製作內容則結合了當代聲景採集、擬音、配樂以及沉浸式音場技術,並於「C-LAB聲響藝術節:Diversonics」中首次發表。

《重訪臺北之晨》計畫對臺北聲景進行採集與整理,此為早晨於臺北橋進行聲景採集的紀錄。圖/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提供

《臺北之晨》,無聲的視覺交響曲

在早已是有聲電影的時代,《臺北之晨》的無聲是個意外。1964年,甫自義大利留學歸國的白景瑞,受中影委託拍攝了這部影片,成為這位青年導演在臺灣初試啼聲之作。該片以仿紀錄片手法,記錄了臺北從破曉到天明的都市場景。影片在初步剪輯後,本來計畫配上配樂,但中影當時「健康寫實」風格當道,白景瑞的影像被認為過於實驗性、不符合期待,配樂工作未果。遺留下來的拷貝也剩兩卷工作帶,差點被銷毀,直到2008年才又重見天日。

作為一部意外產生的無聲電影,《臺北之晨》令人想起1920年代特有的實驗紀錄片類型「城市交響曲」(city symphony),其風格以類似紀實手法捕捉新興的都市地景,而傳統電影所重視的人物與敘事,被明快風格的形式語言所取代。洋溢節奏感的分鏡,與不時帶著抽象意味的光影,讓這類紀錄片雖無聲,視覺上卻充滿音樂性,一如多重聲部的交響曲,刻畫著流動、片段、充滿共時感的現代都市經驗。

《臺北之晨》對於半個世紀前臺北都市地景的捕捉,閃爍著這樣的現代性。白景瑞的鏡頭從破曉前的黑夜展開,記錄著人們在晨起之後,各行各業開始忙碌運轉的城市景致。我們可以從影像中看到都會空間的興起、工業化的快速腳步,以及人們對於現代生活的想像。但某些片段又混雜著傳統社會的痕跡,從宗教信仰到雜技民藝,或只是閒散的日常。或許是影像語言本身即充滿音樂性,這部無聲電影帶給我們的聲音想像意外地豐富。

《重訪臺北之晨》,當代音聲再詮釋

《重訪臺北之晨》計畫進行聲景與配樂重新製作。 圖/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提供

《重訪臺北之晨》由C-LAB旗下剛成立的「臺灣聲響實驗室」(Taiwan Sound Lab)擔任製作團隊。一方面邀請錄音混音師楊敏奇、蔡瀚陞,以Ambisonics技術錄音採集當代臺北聲景,地點包括臺北橋、萬華中央漁市場、艋舺龍山寺、圓山等地;另一方面委託林強與陳家輝兩位作曲家,分別為《臺北之晨》撰寫配樂並結合聲景採集素材,最後製作為兩個版本截然不同、結合Ambisonics技術的環場音像裝置,觀眾將在53顆喇叭、49.4聲道環繞下的沉浸式聲音環境中,體驗當代音聲對於歷史影像的重新詮釋。

在這項橫跨聲景、擬音、配樂及Ambisonics技術的製作中,林強與陳家輝編寫的配樂,從當代臺北的聲景錄音出發,以截然不同的方式擺盪在「寫實」與「寫意」兩端。聲音與影像如雙色套版印刷,時而相疊、時而錯位。在某些時刻逼近一種觀看有聲電影的幻覺,卻又不時瀰漫著形式實驗的疏離感。一如白景瑞的黑白影像中,那個現代都會空間夾雜傳統生活情調的1960年代臺北城。

面對這一部未完成的無聲電影,《重訪臺北之晨》並不為了補上遲來的配樂,而更是一系列的提問:究竟白景瑞影像中的聲音是什麼?1960年代的臺北早晨究竟聽起來怎樣?半個世紀後的臺北早晨又有怎樣的聲景?一個當代版本的詮釋又可以有何種樣貌?《臺北之晨》的無聲影像創造了一個奇妙的空缺。面對這個美學與歷史的空缺,每一次的重訪都將帶著特定時刻的感性、技術與視野,體現著版本各異的當代精神。

 

C-LAB聲響藝術節:Diversonics
時間:11/22-11/30
地點:C-LAB聯合餐廳、臺灣聲響實驗室、臺北市中山堂中正廳

 

標籤: | | | |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