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sponsive image
CREATORS工作室一角打造為小型開放實體資料室。
繁花盟約,再相遇——CREATORS計畫「一次重訪臺灣同志污名史的邀請」

社群的簇集,歷史的追撲,該是「再現.抵抗.瓦解:一次重訪臺灣同志污名史的邀請」於第二屆CREATORS創作/研發支持獲選計畫中尤其獨特且明晰之處,而邀請早已發出,抵抗也不曾結束。

踏青之後的道路,開展不已

計畫主持人蔡雨辰、陳韋臻在大學相識,作為摯友同步經驗身分認同的濃烈青春;作為工作夥伴,均為優秀文字工作者的她們共同主編《踏青:蜿蜒的女同創作足跡》(2015),正是尋史意念從此具體化的萌生起點。此後持續進行同志研究及相關田調,於2017年參與策畫「以進大同:臺北同志文化地景特展」,2018年和蘭陽女中合作「同志文學閱讀體驗」課程,這些工作的積累使她們愈加體悟到同志污名空間記憶跟性平教育的重要性。517同婚專法通過,劃下一道雨過天晴彩虹,「一次重訪臺灣同志污名史的邀請」看似在一個再好不過的時機出現,實乃奠基於近五年的前期研究。

然相比同婚乍喜,「去年底公投案衝擊更大,三百萬票直白揭示有一種不那麼了解下的支持。能否有一個空間可以去提問?讓同志/非同志建立更深厚的理解,找出一種方法來對待彼此、發生關係。」陳韋臻指出。

故本計畫一方面回溯90年代——那個同志運動、網路社會甫崛起,同志仍被嚴重污名的關鍵時刻,探訪運動者及創作者「之外」的空間參與者在哪裡?怎麼做自己?欲挖掘相對私領域、私密記憶的同志文化,納入現有、已被書寫的同志文化歷史地景,呈現複雜且多樣的污名地圖。另一方面,盼跨越認同政治的侷限,邀請非同志創作者齊來走踏、聆聽同志空間歷史,勾連與非同志族群間多樣態的合作。

CREATORS計畫「再現.抵抗.瓦解:一次重訪臺灣同志污名史的邀請」於網路公開徵集90年代同志相關雜誌、書、文宣等物件與口述故事,試圖挖掘相對私領域、私密記憶的同志文化。

同運三十年,日常生活淘洗發光

為何座標定錨上世紀90年代?仍得從身分認同談起,今非昔比它已非單選題。自90年代學界興盛女權、性權研究,社會潮流也風起雲湧,1990年誕生第一個女同志團體「我們之間」,1993年同志人權議題首度進入國會公聽會討論,1995年邱妙津巴黎殞命,1998年同志諮詢熱線成立,1999年晶晶書庫開幕,而2000年必須被標誌——臺北同玩節的舉辦,乃官方首次對同志運動編列預算表示支持,同志開始被以正面方式表述,並間接影響2003年第一屆同志大遊行之組織成形。

其後,兩人銜接上同志文化生產的啟迪,「不知道吸收了90年代什麼養分,訴說自己的方法或憂鬱的社群氛圍,閱讀眾文本看到一些認同的不同樣子的可能。」陳韋臻喟嘆人們擅長遺忘,以至於「長成大人的我們回頭思辨如何認識世界或反污名的過程,就得把這段歷史補回來,才發現當時不乏被灌輸先行評價歷史的定見。」實際到底發生什麼事?沒有其他選擇嗎?

陳韋臻笑說,雖然企圖記錄這段過去,90年代尚為高中生的她們其實並不在場,「只能多聽歷史找那個年代,緩慢地邊走邊發展。運動路線可藉刊物爬梳,加上資料多;但日常生活的痕跡非常難記載且欠缺,很多空間早看不到了。運動往往回應歧視、壓迫,那造成何種污名?該權力具現又透過什麼媒介留存在我們身上?都是亟需理解的部份。」同運主流論辯外大量空白,充滿困惑待解,鋪墊未來細緻探究。

歷史,你講就有⋯⋯從前從前有個90年代

5月啟動計畫,初始先於C-LAB設置小型開放實體資料室,存放蒐集到的同志雜誌、書籍、物件、宣傳文件等。動態方面則分三個階段進行,第一階段安排三場「我們的同運記憶」系列座談,分別邀請吳紹文、同平安、邵祺邁主講,「雷斯盃創辦人紹文哥,主動邀請到臺灣第一個拉子樂團『幫幫忙』成員;同平安講老年同志,也連結T媽媽兩代時空;長期投入『同舟:華文LGBT文史工作計畫/檔案館』的橘子哥,大方借展珍貴文獻。還有願意提供口述的參與者,他們帶來我們沒聽過的故事,大家一起補,認真分享身上帶著的印記。」陳韋臻認為,這些檯面下非同志主流的差異捲動反而愈有趣。

「我們的同運記憶」系列座談,左起計畫主持人蔡雨辰、座談講者邵祺邁、計畫主持人陳韋臻。

第二階段外出帶狀工作坊暨地景踏查,和三場「歹物ah:政治不/正確工作坊」,繼續探問90年代同志文化所形成的集體身分、記憶、創傷,同志/非同志,跟性別邊界游移的人們,在黑暗期關聯為何?各自嵌固在什麼位置?是為融合內外社群的相互滲透。

8月由晶晶書庫創辦人阿哲帶領的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溫羅汀走踏,對「空間與人」的互動特別感興趣的陳韋臻形容,「阿哲請我們做角色扮演,在每一個點,比如臺博館階梯,想像在當年保守氣氛和警方環伺下,如何運用身體感受情慾發展的可能,那是單看《孽子》無法感覺到的東西。」

後續規劃條通女同志店,更令她聯想起年輕時出入T吧的深刻難忘,因回答「不分」而被uncle提醒,「他說,找位子坐下來,不然不知道怎麼對待我」。曾經的同志歷史空間裡,被關照的安撫,躲警察的動線,被偷拍曝光等往事交織,扣回如果一個同志博物館,今多已消逝成遺址的污名空間,關於生命經驗的擺放、移動作為感知歷史的方法,該怎麼保存收進來?點狀散落又如何勾勒讓同志文化更浮現?城市治理中奪回空間話語權似溢出同運範疇,卻是當代新命題。最終第三階段翻轉工作坊,結合汪正翔、張吉米、陳亭聿、張允菡、吳礽喻,五位不同專業領域創作者之共創提案,將隨10月底成果發表會一起展現。

同志作為一種「我們」,走過漫長歲月,經歷一個同志爭取被看見,身分認同要被辨識的年代,而在婚姻權獲得階段性勝利的今天,運動將通往何處?陳韋臻認為,應從認同邁向差異政治。她們期許,撐開一個真正涵容差異的空間,促成同志文化的公共化、數位化,多元複數的記錄書寫當刻不容緩;並強調和眼前的人好好溝通,直面還起著作用的各類污名,好物歹物,都來共建臺灣的同志文化史。

 

標籤: | | | | |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