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sponsive image
臺灣是充滿各種聲響的聲音寶庫。圖/王世邦攝影
多樣聲響.群島呼應——臺灣音像實驗的部署可能性及實踐策略

臺灣是一座充滿聲音的島嶼:街頭巷尾的遶境,發出嗩吶和鑼鼓的聲音;南島民族的傳統則滋養了數十種各類的語言、歌謠及口述傳說。回到自然界,這座生物多樣性極為豐富的島嶼,從珊瑚礁岩海岸一路到亞熱帶森林,一直到陡峭的山陵,各類的蟲鳴鳥叫從未歇息過。換句話說,我們其實坐擁了各類聲響的寶庫,臺灣本身即是一座聲音的資料庫。

臺灣的自然及人文環境除了是座極為豐富的聲響資料庫之外,臺灣同時還是座科技島。臺灣在高科技產業的產製能力為國際間津津樂道,從基礎的晶圓代工、周邊的數位設備及生活應用系統、一直到即將到來的5G網路平台和相關的應用介面,臺灣確實在全球的數位技術生態系統中扮演著一個重要的角色。然而可惜的是,從科技島到聲響島之間,我們似乎缺乏了一個完整的聯結機制將兩者編織串接在一起,使它們共生共榮。也因此,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的音像實驗室將著眼於相關的工作,致力於彌合雙方的落差。一方面賦予臺灣相關技術產業介入人文運用的可能性,另外一方面則是思考臺灣聲響及影像文化加值運用的最大化。如此一來不僅是擴散相關文化基礎資料的周邊效益,這同時亦是文化權釋放的議題。

回到技術面的問題,臺灣雖然具備非常優秀的科技能力和相關的產業體系,但臺灣卻相對缺乏整合軟性人文及基礎科技技術間的經驗。也因此,如何精準的引介諸如法國龐畢度音樂與聲學研究中心(IRCAM)、荷蘭的數位文化實驗室及日本的仙台多媒體中心(Sendai Mediatheque)等外國機構的經驗,將會是一項非常重要的任務。我們必須要思考及學習這些先進單位如何發揮科技技術的最大效益,讓技術不僅是設備的建置,而是讓設備的建置得以服務具備實驗性的計畫以及富有文化性的內容。而對於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而言,如何透過系統的建置及技術交流,來建構出另外一層國際交流網絡系統,這同時也是對於豐富臺灣數位音像創作的生態系統所不可或缺的工作之一。一旦與國際多邊的系統、平台及建置觀念可互相支援,則臺灣的音像內容也有可能藉此逆向輸出,和國際間的數位文化整合系統有更完整的交流可能性。我個人認為這是非常有可能的,況且臺灣在虛擬實境(VR)技術領域也扮演著領頭羊的角色,我們只是缺乏將技術逆向衍伸為文化內容的輔助系統而已。

回到臺灣自身,我們是否有可能給予臺灣相關的音像工作者更多的關注和合作機制?我們對於臺灣的音像創作往往陷於傳統的影視、音樂產業,以及科技藝術、錄像和聲響電音創作等已經被歸納為人文領域的創作內容。但是對於音景採集者、自然聲響採集工作者、民俗影像紀錄工作者,以及其他諸多無法被歸類的自然科學、新聞、民俗領域的工作者,他們實際上時時刻刻在捕捉這座島嶼的聲響、影像及人民和大地脈動的氣息,我們該如何整合這些豐富的內容?我們必須思考如何屏除學科之間狹隘的藩籬及限制,如何更加深刻的將這些不同的訊息和工作方式統合為一種新的跨域內容生產模式。對於文化實驗場而言,我們也需要思考如何透過數位技術和實踐過程來塑造出可作為標竿的整合案例,藉此對外證明臺灣所蘊含的文化能量以及數位介面建置的重要性。

(本文原刊載於2018年9月份發行之C-LAB電子報第二期)


高森信男

前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音像實驗室執召。獨立策展人,交通大學應用藝術研究所博士,創辦策展團體「奧賽德工廠」,對跨文化策展實踐充滿興趣。努力將足跡遍及全球之中,深信全球所有文化沒有貴賤之分,而視覺藝術作為安靜卻深刻的存在,是最好的黏合劑。

 

 

龔卓軍

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副執行長。策展人,國立臺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理論研究所副教授,曾任視覺研創中心主任及「藝術交陪:藝術行動列車」計畫執行長。2009年起,擔任《藝術觀點ACT》季刊主編。

 

 

 

 

標籤: | | |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