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sponsive image
「再基地:當實驗成為態度」展出之陳慧嶠作品《床外的藍天》© 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
一加一大於N的實驗場

議題平台的發動機

很多人在問「當代藝術平台」到底是什麼?其在臺灣當代實驗場之中能扮演何種角色?過去幾個月來,我們試圖梳理出實驗場的方法論,從中進行開展大量的研究調查、田野工作,藉由工作坊與各式展、演、映實踐;從小眾開始到面對社會諸眾,以大眾需求出發是現階段文化實驗場的實驗方針。

我們認為現階段「當代藝術平台」最重要的功能就是作為各項文化議題的發動機。「藉由當代藝術去串聯、擾動空總基地與臺灣當下社會的關連。」這句話看起來抽象,卻又極為合理。從方法學上來看,唯有當代藝術具有柔軟又堅毅的多元包容特質,串聯實驗場的「藝術」、「科技」、「社會」三大核心面向。透過串接、相互包容而啟動的平台連線,成為彼此對應的存在,也因各項工作坊、聚眾談、國際講壇、展演映與國際合作計畫串連起藝術生態系,除了產出各式面向公眾需求之活動之外,也有能力連結外部資源挹注到實驗場中。從初期的發動,實驗場於過程中折疊嫁接起每個計畫與他者,創造了協作共創的場域,也藉此培育新世代的文化實驗團隊來思考及因應快速變遷的大眾公共化未來。

折疊術的積累能量

臺灣當代實驗場試圖嫁接、疊合起每個計畫與他者的關係,用藝術領域特有的「折疊術」創造出一加一大於N的魔幻方程式,打造全民實驗的文化平台。藝術成為實驗平台與社會不可或缺的黏合劑,也可填補當下臺灣社會的心靈蟲洞。

第一年的多項實驗中,首波當代藝術跨平台合作由「時間另類指南」揭開序幕,以藝術手法縫合基地過往至今的時空紋理,對社會公眾揭開基地的神祕面紗;「夏日青年藝術節——玩聚場」更大膽地用遊戲翻轉基地空間;而第一檔實驗影展則由王派彰老師策劃「X+3=1:影像的削去法」吸引重度影癡進入基地;而2018年最大型的年度展演則是王俊傑策劃的「再基地:當實驗成為態度」,內容由舊空總基地出發,邀請11組藝術家進行委託製作,每件創作都是以「實驗」為題來重新定義文化,在在顯示出未來這塊基地的核心價值;此外,如果在這場域內每一個展演專案都被視為是數字一的話,那麼「Creators進駐研發/創作計畫」絕對更具體體現了一加一大於N的另類生態折疊,2018年從120組提案中獲選的13組Creators經過進駐後已經展露出各自豐沛的研究成果暨創意能量。

從議題討論來演繹文化

近期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的開幕讓英國《衛報》以「史詩級鉅獻」為題,稱讚其是地表最強藝術表演館。臺灣積極投入文化建設的一項意義則是「當對岸透過金錢外交壓縮臺灣國際空間時,看來文化外交是臺灣所剩不多的利器。」衛武營就像一份巨大的聲明,向世界闡明臺灣這塊勇敢的土地認真投入國際文化舞臺。當文化、藝術成為展示國力與戰略,必須透過不斷的文化實踐才得以演繹及持續對內對外發聲。因此,位於首都臺北的精華地段舊空總轉型的「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未來更扮演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當然,除了國際發聲之外,當代藝術更強調生活性的文化浸潤,實驗平台將不斷邀請社群文化、都市環境、公民社會等命題,尊重不同領域的創作者,並以融合「藝術、科技、社會」為導向,傾聽對話為實踐態度,結合社區民眾加上專業師資帶領活動、行動或創作,共同打開對基地的再想像,藉此擾動文化實驗場與脣齒相依的周遭鄰里,亦擴及城市、臺灣社會共融主體。

命題未來

接續2018年「再基地:當實驗成為態度」做為基地重新定義的命題,2019年當代藝術實驗平台的主要計畫將以「複式之城」為主題,將空總基地的能量輻射到臺北的城市地緣之上。以臺北都市發展的產業廊帶研究將觸及循環經濟、AI人工智能、能源政策、運輸等跨越多樣時空軸線與生活範式的展演,藉此希望能重新談論城市作為聚集眾人的生活之處,以及現代性需含括不同機能分區、居住正義、各式基礎建設與民生文化等相關議題。過去我們都構思著一個進步的未來,但在面向都市發展的選擇中,我們能否找到一條多元、進步且能兼容維持城市紋理的選項?人類在面向城市的未來,如何思索關於城市的近未來生活想像?一味追求經濟發展、進步論掛帥的價值深植人心的同時,我們能否有其他更重要的生活宣言?

當代藝術實驗平台2019年希冀透過積極的實驗方法,邀請臺灣社會和我們共同來命題未來,用藝術為城市發出宣言!

(本文原刊載於2018年12月份發行之C-LAB電子報第六期)


吳達坤

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策劃組總監。藝術家/獨立策展人,曾任臺北|寶藏巖國際藝術村總監、臺灣藝文空間連線TASA協會理事長。長期關注臺灣與亞洲跨界文化生產的多樣面貌,以藝術行動主義面對亞洲社會現況;試圖在全球化、新自由主義的夾縫中尋覓藝術存在的空缺,思考以實驗性作為基礎,藝術行動主義來實踐社會體驗的各種可能。

標籤: | | | |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Notify of